空间技术空间技术

“支”短情长 让我成为孩子们的望远镜

  两年派出24名在职职工赴定点扶贫的4县8校支教;
  免学杂费保证就业定向招收贫困生420名;
  在贫困县对2000名基层教师进行培训;
  捐建2个航空科普活动室、1个公益书苑、4间“梦想飞屋”电教室……
  这是航空工业2019年教育扶贫的一组数据。
  航空工业不断派出新鲜血液,将航空智慧注入贵州的大山之间,通过深化教育扶贫,坚持扶贫与扶智、扶志相结合,提高贫困乡村孩子的思想道德和科学文化素质,助力脱贫攻坚。
  2019年8月,又有一批来自航空工业驻黔各单位12名“讲师团”志愿者,通过志愿报名与组织甄选,分赴贵州的镇宁、普定、关岭、紫云四个县开展乡村支教。
  2020年10月26日,中央媒体来到贵州安顺镇宁县马厂镇中心学校采访了由航空工业贵飞群团与社区工作部团委办公室干事黎和鑫、技术装备公司工艺室工艺技术员伍邵林和航空工业通用医疗三〇二医院心内科护士汪君洁组成的航空工业“讲师团”第五分队。
  世界不止眼前的马厂镇
  10月28日早6时30分,镇宁县马厂镇中心学校的支教老师黎和鑫从睡梦中醒来。他今早没有课,但一年来养成的早起习惯一时还改不了。
  前一天持续至凌晨才结束的小河村文化人口普查工作让黎和鑫的眼睛有些红肿。他打开洗漱台的水龙头随即又关上,转身提着大桶出了门,因为今天又停水了。“来之前,我知道可能会缺水,但是没想到这么缺。有时中午吃完饭,要跑很多地方去找水源洗碗。”黎和鑫的右手握住水瓢舀起凉水,一点点倒在左手,灵活地用单手洗脸。久而久之,在学校里养成了新习惯,回家时也会自然而然从家里的存水桶里舀水洗漱,这一度让黎和鑫的母亲感到诧异——为什么儿子总喜欢用养鱼的水来洗脸?
  “第五分队”的业余生活和普通年轻人一样,也去逛街购物,只不过光顾的地点是一间逼仄的综合超市,黎和鑫将这里称为“马厂CBD”。面对生活环境的落差,黎和鑫并不认为这是多大困难。“乐观过也是一天,悲观过也是一天,哼哼唧唧过也是一天,安心接受也是一天,来这里不是来享受的,就是来吃苦的,环境问题大家都要面临,应该尽量克服。”
  真正让他棘手的是与孩子们的相处。“身为航空人,我主要的精力只需要聚焦在零件上,但是作为老师,主要精力就从一个物体转换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要去接受班里52个孩子,每一个都拥有不同的性格和成绩,因材施教是最难的。”黎和鑫说。
  黎和鑫的宿舍墙上贴着孩子们两次期末测验的成绩单,学生的成绩飞跃给他的教学方法打了满分。“第一次测验,全班52个人中有32个考了20分以下,第二次测验,只要是稍微肯学的孩子,都到了20~30分的分数段上来了。”他说。
  黎和鑫是航空三线子弟,从小在云马厂长大,住过干打垒,也坐过云马大客车。在学校,他除了完成正常的教学安排,还给孩子们带来了一件大礼物——航空科普室。“去年,我们计划搭建一个既能做航模,又能当阅览室的综合类多功能航空科普教室。单位领导听到我们的想法后也很支持,协助我们拉到了中航技的赞助。”黎和鑫说:“航空科普室建成后,我希望能在这所学校永远用下去,让这里的每一批孩子了解航空、热爱航空,通过持续性的教育,把喜欢航空的人输送到各个更好的学校里去,将来等他们高考后,也许就会成为航空工业的后备人才。
  “我在外面读过大学,知道读大学的世界很精彩,所以我想用自己的所学所见所闻使他们的眼界更加开阔,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只有眼前的马厂镇。”黎和鑫笃定地说。
  不想当义工的护士不是好老师
  10月28日晚9时34分,在中转两趟大巴车后,颠簸了近5个小时的汪君洁回到安顺市区,第二天一早,她就要前往医院做身体检查。身为护士的她,几个月前被查出患上了肾结石。“医生说,这个病与日常饮用水的水质有关。我们学校有一位特岗老师也查出了同样的病,但是没关系,现在学校都给我们配了饮水机,对后续支教没有影响。”汪君洁笑眯眯地说。
  一年前,汪君洁得知被航空工业“讲师团”选中那天,她走进理发店,“师傅,我要去个又热又缺水的地方,长头发麻烦,你给我剃个光头吧!”理发师傅捋了捋她的一头长发,和她进行了一番“激辩”,最终劝她剪成了利落精干的超短发。就这样,“改头换面”的汪君洁到了马厂镇中心小学,那时,谁也不知道她会给这里带来更大的变化。
  过去,马厂镇中心小学医务室虽然配备齐全,却没有专业的人员来维护与运转。护士汪君洁支教的第一天,就对医务室进行了改造。“我把所有过期的药品和无法使用的器械都处理掉了,然后给我们医院写了药品申请书,将外伤、感冒、发烧等疾病的常用药品补充起来。”汪君洁说:“当医务室开始正常运转后,有时药用的比较快,申请的速度跟不上,我就自己去买药回来。”
  在这间小小的医务室里,汪君洁为全校1136名孩子筑起了保护健康的第一道防线,她诊断过水痘、阑尾炎,以及数不清的磕磕碰碰,用自己的专业技能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了妥善处理。
  除了护士这个身份,汪君洁还是一个从事公益事业长达12年的义工,此外,她还是一个抖音账号拥有4000多个粉丝的“抖音达人”。
  刚来学校不久,汪君洁发现有孩子穿着露出大拇趾的鞋来上学,于是她把孩子的鞋拍下来上传在抖音上,不到一天,这条视频的播放量开始激增,全国各地的人们都在评论区留言想提供帮助。“起初我是不太敢接受捐赠的,因为网络世界比较复杂,我怕会遭到误解,不过后来我想通了,只要能帮到孩子们,我愿意成为这个桥梁。”汪君洁说:“那次募捐,所有物资的总额达到了88000元,学校里每一个留守儿童都分到了新衣服。”截至目前,汪君洁通过网络及公益组织的力量,已经为学校募集到来自社会各界的价值12万余元的爱心物资。
  除了为学校组织公益募捐,汪君洁还和医院的同事一起资助了一个学生,给孩子准备了一份助学基金。“这孩子小学六年一直是年级第一名,现在也考去了县里的初中。他的父母当初为了陪孩子,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机会,一直打些和水泥之类的零工,家庭条件不太好。”汪君洁说:“我和同事每个月往基金里存几百块钱,如果他能考上大学,那这些钱就当作他的生活费。虽然钱很少,但我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他解决最现实的问题。”
  解决了孩子们的基本健康和温饱问题后,汪君洁开始琢磨怎么保证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汪君洁向校长申请开设了生理卫生课,她通过系统详细、通俗易懂的讲解,让山里的孩子们认识身体的“红黄绿区”和生理差异。“第一次上这堂课的时候,孩子们都捂着眼睛不敢看。”汪君洁描述:“但我开设这堂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保护自己,不要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不知所措。”
  “人这一辈子,生老病死在医院,接受教育在学校,这两个神圣的工作我都参与了,我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去当兵,没有冲锋在保家卫国的第一线。但也值了!”汪君洁说。
  考出大山再走回去
  伍邵林,一个腼腆羞涩的大男孩,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桥,像学校背后的大山里雨后架起的彩虹。
  对于1990年出生的伍邵林来说,看到马厂镇中心学校的孩子,就像看到儿时的自己。“小时候,我爸妈一年到头只能回家一次,看到他们辛苦的工作,我知道如果我不好好学习的话,就要像他们一样去背沙子。”伍邵林说:“所以我只有学习这唯一一条路,只有这条路才能让我走出山村,才能改变我家里的状况。”带着这样的信念,一路艰苦求学,2010年,伍邵林考进了沈阳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贵飞,成为一名工程师,彻底走出了那座家乡的大山。
  工作5年后,伍邵林接到了作为“讲师团”支教的遴选通知,他知道,圆梦的机会来了。“我和姐姐从小就独自生活,但班主任非常照顾我,经常接我去他家给我补课,教我树立目标。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特别感激他。所以在我心里,老师的形象就是像他那样。”伍邵林说:“那时候我得到老师的帮助,现在我就向他看齐,我一定要用自己的经历,教会这里的孩子树立方向和目标。”
  “我的老师帮助了当时的我,现在我回到大山,就一定要去帮助更多的人。”伍邵林说:“很感谢航空工业创造这样的平台,让我圆了小时候那个当教师的梦,也得到了个人能力的锻炼和人生的价值的体现。”
  如今在学校里,伍邵林的教学风格以认真负责闻名。他宿舍的书桌上没有电脑和娱乐设备,取而代之的是几本数学题、写着密密麻麻公式的演草纸,以及一本布满修改痕迹的体育课教学课纲。
  平日里,伍邵林常把学习上进又有进步空间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补课答疑,有时补到夜深了,他会把孩子们一一送回几公里外的家中去。就在去年,他刚刚将一名自己班里的孩子送进县里最好的初中。伍邵林说:“我在这里其实生活得非常快乐,没感觉到有什么生活的落差,只要踏踏实实工作,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够了。”伍邵林给自己起的微信名叫“裂缝中的阳光”。“因为这就是励志的我呀。”他笑眯眯地说。
  保尔.柯察金说过,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每一个时代的青年都是最有理想、最进步、最活跃的群体。90年前的“五四”运动,青年学生凭借一腔爱国热忱,为救亡图存、振兴中华奔走呼号。
  新时代的今天,年轻的航空人用航空智慧充实教育扶贫,这种时代精神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将永远激荡在贵州的大山间。(郭美辰)